真人网投(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真人网投(中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真人网投(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作为一家文化科技创意整合服务机构,十几年来砥砺前行,服务超600家中国本土企业,目前已成立北京和河南公司,服务全国市场。(以下简称)创办于2002年,座落于东莞市,注册资金38659万元,是一家集设计、施工、安装的建筑服务型企业。(以下简称)于2003年3月在香港实现资产上市,注册资金68.35亿元,截至2020年末,燃气年供应量369亿立方米,用户总数965万余户,运行燃气管线长度3.58万余公里,资产总额1325亿元。真人网投(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致力为我国电力、造纸、纺织、化工 、矿山、医院、宾馆、市政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真人网投(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欢迎国内外有识之士光临考察、洽谈业务,愿合作双方互利互惠,共同发展,共创宏业!

Saturday, 28 January 2023

不内讧,就不是比利时?

  记者寒冰报道 上周六早晨,载着12名比利时队员和主帅马丁内斯的BEL8FC航班降落在布鲁塞尔机场。比利时足协原计划让球员们先回到蒂比兹训练基地,但早在上周五,默尼耶、维特塞尔、多库、西特和奥彭达5人已提前自费回国,德巴斯特、默滕斯在机场候机楼就带着女友离开,奥纳纳、费斯、奥德威尔德、卡斯蒂尔斯和卡拉斯科也选择自行离开。比利时队另外9名球员,则在卡塔尔就已和球队分开……

  此前,世界足坛曾流行一句名言:无内讧,不荷兰。但其实真正缺乏凝聚力和共识的岂止荷兰,还有它的邻国球队比利时。相比荷兰人多个性孤傲引发的更衣不合,比利时的“内讧”问题更加复杂:既有历史、文化、民族、语言背景,还有近40年移民潮带来的新势力冲击。

  正如前比利时足球名宿德维尔德所言:球员们鸟兽散提前回国,即便在比利时队整个历史上都很罕见,足见这支团队的问题有多严重。

  内讧,历史与现实的纠葛

  提及比利时的内讧,整个国家层面的分裂是不能回避的基础。

  两次出任比利时首相的莱特姆曾有一句名言:“比利时除了一个国王、一支足球队和啤酒外,弗拉芒和瓦隆再无共同点。比利时王国是一个历史的意外。”

  作为19世纪欧洲列强纷争的产物,比利时是一个由说荷兰语的弗拉芒人与说法语的瓦隆人被强行组成的国家。从1830年独立开始,两大民族就天然缺乏同一国家认同感,人口占2/3多数的弗拉芒人在足球领域同样有优势,弗拉芒裔的前主帅蒂斯甚至公开扬言绝不招募瓦隆人,无论后者有多优秀。以至于比利时国家队近20年唯一略有名气的瓦隆裔球员,竟然是参加1994年世界杯的艾伯特和威尔莫茨。

  与冷战时期,前南斯拉夫的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族分别组队参加奥运会和欧洲杯相似,比利时也存在单一民族为主的国家队,这无疑严重影响球队的实力。弗拉芒和瓦隆各自的媒体每逢大赛纷纷攻击对方的国脚,无疑是推波助澜。

  10年前为比利时“黄金一代”奠定基础的威尔莫茨和队长孔帕尼,一度以特殊的“全覆盖”模式解决了内讧问题。威尔莫茨是瓦隆与弗拉芒混血,妻子是弗拉芒人,他顶着压力提拔了部分瓦隆和法语区移民球员,填补了欧洲红魔阵容的短板。其中最重要的是,他任命了与自己一样有包容性的队长孔帕尼。这样才使比利时在过去几届大赛暂时和谐。

  本届杯赛,德布劳内、维尔通亨和大阿扎尔公开表达对队友不满后,比利时名宿德维尔德就曾感叹过:如果孔帕尼还在,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出生在首都布鲁塞尔双语区的孔帕尼是民主刚果移民后裔,精通荷、法、英等5种语言。他不但是弗拉芒和瓦隆球员天然的沟通者,也是比利时国家队内势力日渐庞大的移民球员代表。威尔莫茨和孔帕尼的“一个国家队”理念超越了语言和民族的分隔:“我们要学会一起战斗,才能在球场上赢球。整个国家都支持我们的国家队,无论弗拉芒、瓦隆,还是新比利时人。”

  成绩糟糕毁了脆弱的团结

  威尔莫茨在2016年欧洲杯后下课,比利时足协选择了没有任何国内三大势力背景的西班牙教练马丁内斯。虽然在西班牙,马丁内斯也对语言和民族之争深有感触,但毕竟对比利时早已根深蒂固的分裂,他没有切身体会。

  马丁内斯管理球队的方法,是队内统一使用英语解决语言不合问题,此外就是用世界杯作为目标,暂时平息了队内的族群对立和私人恩怨。但这种脆弱的“团结”在球队成绩出色时可以掩盖一切,成绩一旦下滑,弗拉芒和瓦隆人互相指责的传统就必然浮出水面。

  比利时分裂的两大语言媒体在队内氛围上扮演了负面的角色,攻击对方之余不断激化矛盾。这次的内讧丑闻也来自弗拉芒媒体,目标正是瓦隆的大阿扎尔。而经历了俄罗斯世界杯功亏一篑后,马丁内斯日益保守不思求变,也进一步加深了队内三大势力的矛盾。世界杯前他与比利时足协的续约谈判破裂,首战前两天突然宣布世界杯后离队,排兵布阵也是尽可能满足老将,导致新人难以出头。

  另外,马丁内斯对占据首发阵容更多位置的法语系球员偏爱,也引发了新的不满。大阿扎尔状态再差,弗拉芒的特罗萨德也很难拿到首发机会。但防线又是3名瓦隆人与一对弗拉芒中卫拼凑而成。进攻核心德布劳内身旁是一群说法语的瓦隆和非洲移民,这是他难以发挥最大能量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即便同族之间,都还有纯粹在技战术风格层面的意见分歧。想要管理这样一支复杂的球队,马丁内斯甚至需要要求助于随队的心理医生。

  尽管心理医生可以帮助解决一些难题,包括0比2输给摩洛哥后,医生就建议在队内进行小组讨论。但这样的所谓意见交流治标不治本,早已功成名就的队内大牌球星们,因战绩不佳和来自媒体的压力,导致早已深入骨髓的族群成见一旦冒头,根本就无法扭转。哪怕他们不断对外否认所谓的内讧与不合,比利时人也都心知肚明:因两个大区对立,导致整个国家都几乎处于无政府状态长达1年多,那国家队的分裂也就不足为奇了。

  主教练都已笃定去意,4年前的“黄金一代”如今大多倚老卖老,再加上媒体幸灾乐祸,欧洲红魔本就脆弱的团结化为泡影也就不足为奇。毕竟,比利时整个国家都处于分裂状态,何况一支只有26人的国家队。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Share your comment :